省委省政府扶贫专线0851-86833668| 贵州政务服务网
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» 走进织金 » 织金文化
织金重大史实之“拍卖安产”
点击次数: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出龙场之南一里之遥,群山围就之山中间盆地,有地名曰“衙院”。群山之麓,有几间茅舍零星散布,穿透林木苍翠之掩映,彰显脱俗不凡之人文住居环境。究其得名之源,引出一段历史尘封的记忆。
上世纪二十年代末,织金龙场有土司名安仲山者,拥良田万顷,其地域及龙场、化起、自强、大平之域,财大气粗,自拥兵丁、家奴的数以百计,家居豪厦,极尽雕龙画凤之奢华。仲山者,水西望族奢香夫人一支后裔也。当是时也,龙场等地未有宽阔之马路,一条石板铺设之三尺小道连接之“衙院”竟为交通之枢纽,商贾往来不绝于时。然安氏有未成文之规矩,举凡经“衙院”坝子者,均不得骑马而穿行,须得牵马慢步通行,倘有纵马扬尘之人,必被安氏家丁拦截下马施以鞭刑。是时每有人不明就里身受皮开肉绽之苦也。
织金小兔场(今自强)有余小泉者,家道殷实,年收租谷一百多石。是年,余小泉夫妇谢世,其子余跃堂亦青年早夭,家庭成员唯跃堂之妻林氏及跃堂妹子三个。龙场衙院之土司安仲山者,窥视余氏之家业日久也。民国十六年初春,乃假借姻亲说和,欲讨跃堂之三妹为其侄方仁填房为妾,余氏不从,遂纵兵丁夜闯余家,强掳余氏三妹,囊挂余氏家财、契约一空。
余氏族人大为愤慨,慑于安氏织金势力,余氏族人、亲眷乃合计上省呈纸告状,是时,军阀混战,吏治黑暗,官场腐败之风盛也,余氏族人辗转日久而不得其果,安氏洋洋得意嚣张之焰至极矣。一九二八年中秋,余林氏随其兄林玉光,找准机会,头顶状纸,当街拦下是时民国省府主席周西城官轿。周历有“拦轿告状,先责二百”之规矩。周乃大怒,称:“你等胆大,竟敢以身以试我之规矩。”欲责拦轿之林氏兄妹。林氏兄妹乃泪流不止,伏地述曰:“非故意犯上之规矩,实乃冤屈之深非见主席不能够伸雪也。”周遂命陪伺接过状纸于轿内仔细端详,之后带林氏兄妹随从听讯。
周西城阅过状纸,细问其情节,知道此案必是有人从中大受渔利,而其时周也正大势凑集军备以充自己实力,此乃天赐肥肉,周西城心中窃喜。周于是就此案开始问责相关人士,收出余氏家族上告状纸数十张,问罪人员数人。龙场土司安仲山闻讯,知道案情业已暴露,连夜携带贵重物资、银洋、烟土,操小道直接投奔云南龙云以求保护。周西城获悉安仲山已逃,乃命令公布其罪行,下令通缉,派其亲信杨寅亮接替时织金县长黄聘三之职,处理没收、拍卖安产之事。成为其军阀混战,军备扩充的一有效途径。
 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